Loading...
未分类

2019年抖音推的猫咪用品

那名歹徒看着扑过来的韩妮娜不仅讥讽的喊道“你这是自己找死,今天我就把你这个送上门的……。”

不等这名歹徒疯狂的喊叫完,就看到被惊吓呆立惊叫的漂亮姑娘,突然身子一动扑向他,这混蛋快速一刀刺死勒住脖子的这家中年女人,持刀迎上扑过来的韩妮娜。

韩妮娜已经被眼前这幕凶杀案激起万丈怒火,此时的她不管这家被歹徒残杀的母女,是否与潜伏在军统局本部的日伪特务有关。

但就凭这名歹徒持刀杀害这对父母的暴行,她就不能视而不见的放走这个凶手。

就在她马上就要扑向持刀迎上来的歹徒瞬间,突然身子一滞向左侧挪出半步,上身偏左刚躲过歹徒刺来的匕首,挥拳踢腿猛地招呼到歹徒身上。

歹徒的身手也非常快,眼看既要一刀刺向扑上来的韩妮娜,却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姑娘,不但能如此快速躲过,而且反手就是进攻招式。

两人在狭窄的屋子里展开生与死的搏杀,一向自恃学过跆拳道,而且在拳道馆很少输给对手的韩妮娜,没想到今天遇到的对手是生与死的较量。

这个没有实战经验的姑娘,在凶残歹徒就像饿狼的狠厉搏杀中,很快就落于下风,要是歹徒再次发起拼死一搏的战力,韩妮娜恐怕会惨死在这名歹徒刀下。

从韩妮娜冲进屋到与歹徒展开生死搏杀,时间非常短暂,但搏杀凶残程度已经达到最关键的生死时刻。

隐蔽在墙角的雷云峰当发现韩妮娜不顾一切的冲进屋,很快从屋里传出凄厉的惨叫,马上意识到屋里可能发生了极其危险的事件,来不及多想猛地从墙角飞了过去。

当雷云峰冲进屋,顾不得理会已经命丧歹徒刀下的母女,只发现此时的韩妮娜被持刀的歹徒逼得倒退。

歹徒步步紧逼,不时的突然出刀刺向后退的韩妮娜。

美女校园宿舍青草离离清纯美图

就在歹徒突然刺出一刀就要刺进韩妮娜前身,生死立判的紧要关头,雷云峰就像一道飞剑插向歹徒,在飞掠中夺下歹徒手里刺出的匕首,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就听那歹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惊魂未定的韩妮娜被雷云峰魔鬼般的动作所惊呆,当看到手持匕首刺向她的歹徒,此时手里的匕首已经握在雷云峰手里,而那歹徒的手腕好像断了,耷拉着下垂,血在不停的往下流。

歹徒并没有被突然出现的是人非人的凌厉行动所吓倒,而是掏出手枪,先下手为强的抬枪扣动扳机,意图枪杀这个后来闯进来的强敌,再慢慢折磨眼前这位漂亮姑娘。

就在歹徒突然把枪口对准雷云峰的刹那间,雷云峰将从歹徒手里夺下的匕首,比那歹徒还快的飞向歹徒。

‘啊’的一声惨叫,歹徒中刀往后仰倒的同时扣动了扳机,子弹飞了出去,擦着雷云峰的头皮掠过。

站在一边的韩妮娜看歹徒突然掏出枪,扣动扳机就要射杀雷云峰,这个被雷云峰解救的韩博士,竟然不顾一切的扑向歹徒,意图阻挠歹徒枪杀雷云峰。

枪响了,突然被飞来匕首狠狠刺进心脏的歹徒,往后一仰,正好将从侧面扑上来的韩妮娜撞躺在地上,被歹徒压在身下。

雷云峰冲到跟前,一把抓住压在韩妮娜身上的歹徒,韩妮娜快速的爬起来紧张的问道“阿枫,你中枪了没有?”

此时的雷云峰顾不得答复韩妮娜,紧紧抓住还没断气的歹徒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快告诉我,是谁给你下达命令,残忍的杀害这一家母女?”

“你、你不要浪费时间,快杀了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你听明白了没有?我、我……。”

“快说,是谁命令你杀了这家母女?”雷云峰揪住歹徒愤怒的再次吼道。

“鞠、鞠组、组长,我、我已经完成了任、任务。”歹徒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噗’的喷出一口污血,头耷拉着垂下,他死了。

雷云峰和韩妮娜都听到歹徒在最后拼命挤出的这几个字,不仅相互看着谁都没有说话。

雷云峰突然看着韩妮娜问道“韩姐,你还好吗?要是你没有问题,马上搜查这户人家,看倒在地上血泊里的这母女俩,是否还有救活的可能。

韩妮娜马上对被歹徒残杀、倒在血泊里的母女俩进行检验,不到一分钟,她站起来含着眼泪非常遗憾的说道“阿枫,这母女俩已经气绝身亡,没有解救的必要了。”

她好像被这残忍的凶杀案,刺激的失去分辨能力,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神盯着雷云峰喊道“阿枫,你马上命令监视跟踪鞠洪生的方超,立即对其实施抓捕。”

“不行,现在我们什么还都没有搞清楚,在没有任何重大线索指定鞠洪生就是潜伏在内部的日伪特务,暂时还不能动他,就是要动也要考虑行动手段。”

“你、你难道没听到这个凶残的歹徒,最后非常自豪的喊出‘鞠组长,我已经完成了任务’吗?这个鞠组长绝对就是鞠洪生,要是再不抓捕他,我认为,很有可能还会出现这种残忍的凶杀案。”

雷云峰并没有被韩妮娜愤怒的嘶喊,扰乱自己清晰的思路,他不再顾忌韩妮娜的情绪,冲到外屋抓起电话,拨通后喊道“阿超,我问你,鞠洪生现在在哪里?马上告诉我。”

“报告老大,鞠洪生从上班到现在,一直都在办公室从没有离开。老大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听你的口气……。”

“你听我说,你马上给我盯紧鞠洪生,我现在就请示魏处长,请求他从电讯处警卫队派给你四名宪兵,只要发现鞠洪生离开单位大院,千万不要惊动,要采取隐秘跟踪,但绝不能叫他脱线,甚至出现危险,这是命令。”

雷云峰给方世超下达完命令,马上又拨通一个电话,对着话筒说道

“阿嫚,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罗家湾电话局,严密监视电话总机在一小时之前到现在,所有与2231座机通话记录,但一定要注意安,带上武器随时准备战斗。”

他放下电话感觉还不放心,又拨通罗家湾电话局的电话“喎喎,马上把刘主管给我找到。”

“你谁呀?口气这么蛮横?再说刘主管正在开会,你说马上就能马上把他找来吗?哼,等着吧。”

“混蛋,我是军统局尚少校,你们罗家湾电话局牵扯到一桩命案,要是因为你耽误时间,不但刘主管要被杀头,你的脑袋也保不住,难道你还敢搪塞我吗?我命令你,立马把刘主管找来。”

接电话的年轻员工,没想到接到的这个电话对方口气这么霸道野蛮,本准备好好回怼,却没想到是军统来的电话,这个对军统有些了解的年轻员工,顿时被吓得差点尿裤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