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分类

干炮视频

() 胡春梅看着年纪大,实际没有胡小草有年头,比较谦卑的说,

“二姐,这黄三太爷的意思可能是,软磨硬泡忽悠也行,绝对实力吓唬也行?

难道蔡根是个没啥原则的人?”

莽青山想问题就比较直接了,虽然自己擅长玩玩绕,但是性子刚烈,

“不就是搞好关系,留个善缘嘛,给好处,就直接给好处,送礼还不会吗?”

常武夫认为,黄三太爷的话不是那么简单,所以在没想明白以前,没有表态,一直沉默着。

胡小草在这里面算是辈分年份最高的了,开始了归纳总结,

“明白不明白,其实也不重要,只要明白咱们自己想要什么就好。

蔡根现在不是大腿,以后可能是大腿。

就是为了这个可能,也是值得我们下注了。

现在咱们还能抱一下,以后粗了,咱们就没那么长的胳膊了。

这一点,大家心里有数就行,各安天命,就看缘分了。”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说完,胡小草又开始装嫩了,蹦蹦跳跳就出去找蔡根了。

虽然一开始自己装嫩的人设有点崩塌,但是人类都是感官动物,

谁能看着一个小姑娘,总想着她的年龄啊。

这一点,胡小草心知肚明,理解得非常透彻。

可惜,她的算盘要打错了人,

蔡根对年龄非常敏感,小孙他们对外观非常不敏感。

****************************************************

蔡根带着小孙他们来到侧面的一间平方。

装饰得乡土气息很重,一些农具作为装饰品都挂在了墙上,墙上糊着几十年前的报纸和画报,挂着老式的挂钟。

仔细一看,都是假的,新东西做的旧,只有表面一层岁月的痕迹,样子货。

剩下的就是完现代化的东西了,液晶电视,空调,麻将机,按摩椅等一应俱,看样是这个度假村的豪华房了。

虽然是土炕,但是有点像榻榻米,很热乎,黄三太爷准备得还是比较贴心,只是睡惯了床的城里人,睡一夜热炕不得流鼻血啊,尤其是小孙这大小伙子。

蔡根往炕里一坐,让小孙把水沏上,坐了一天车,刚吃饱,必须一杯浓浓的红茶消食,而且还能缓解疲劳。

纳启也跟了过来,蹬着个脏蹄子就要往蔡根旁边坐,干净的炕席就被纳启踩脏了,这让蔡根的强迫症瞬间就爆发了。

也不好只直说,委婉的忽悠吧,蔡根努力着,

“纳大爷,明天我们就又动身了,您这一路辛苦了,要不还和石火珠一间房?

我们一会要商量很久,害怕影响您休息啊。”

虽然说得很客气,不过也很坚决,意思就是,你赶紧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否则,我也不会让你好受的。

纳启看了看桌子上的茶水,还有蔡根放在桌子上的烟,快速的喝了一大杯茶水,拿起烟就下地了,

“赶我走还这么墨迹,好像谁稀罕在你身边一样,我找大胖猪玩去。”

一脚踢开门,也不关上,就出去了。

小孙关好门,对纳启也是没脾气,帮着蔡根擦炕席上的蹄子印,

“三舅,这憨驴使唤完,就扔这吧,带回去太烦人了。”

小孙说得不是很大声,高估了房子的隔音性,门外的传来了纳启的叫骂,

“猴崽子,这还没卸磨呢,就想杀驴?你等着的。”

被纳启的一嗓子喊得,小孙吓得一缩脖,驴耳朵这么好使吗?

警惕的看着门口,害怕纳启突然进来踢自己。

结果,门真的开了,只是进来的不是纳启,是黄三太爷。

黄三太爷一进屋,看见蔡根和小孙都一脸戒备,不明所以,

“蔡老弟,咋了?吃的不好吗?还是住的不随心?要不换间房,这两排房子随便挑。”

蔡根一看是黄三太爷,心就放下了,只要不是纳启回来闹就好,招呼黄三太爷上炕,给他倒上水,

“没有,安排得很好,只是一会给他们俩也一人一间房,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上路。”

上路?这话听着就让人感觉不吉利,实际情况也不是很吉利,都去下边了,还能吉利到哪去啊?

黄三太爷的年龄,已经无所谓说话的忌讳了,谁还没上过路咋地?

“成,我已经告诉服务员了,对了,你们这次到底要做什么?要是不见外的话,跟我交个底,我看能帮到哪一步?”

老家伙说话就是周,不会拍胸脯子保证什么事情都没问题,说出时刻留有余地,蔡根感觉很踏实,

“黄三太爷,实话跟你说,上次我给你帮忙,差点没死了啊,癌症,还是晚期啊,都是帮着你给仁心给的啊。”

一句话就定性了,这是要人情,找后账来了,黄三太爷微微一笑,也没否认,也没肯定,默默的听着。

蔡根非常满意黄三太爷的反应,一点也不浮夸,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继续加码,

“进了医院,你是不知道啊,一天好几万,我终究是坚持了一个月,最后痊愈了,老天有眼啊。”

痊愈了这个事情,有眼睛就能看出来,红光满面的,好像还胖了一点,黄三太爷这点眼里是有的。

只是,癌症晚期说痊愈就痊愈了?

这个不简单吧,老天爷一直看着呢,不是也死了那么多人吗?

咋就非看着你呢?咋就非把你的看好了呢?

“对了,上次为了帮你忙,耽误了我的大事,我儿子被人装魂石里,带下面去了,你还记得吧?”

黄三太爷以为蔡根已经准备好再生一个了,怎么还提这个事?

上次不是说了吗?没招想,送到下面回不来。

难道还再惦记我这身骨头?

黄三太爷马上就警觉起来了,

“我当然记得啊,蔡老弟,节哀顺变,你家大侄子也就是这个命了,趁着年轻再生一个吧。”

明白了黄三太爷的神情,蔡根赶紧解释,

“去下边的事情,我就不用你帮忙了,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去那灵门关,需要你帮着导航。”

灵门关?这蔡根是死了心要下去救儿子啊,黄三太爷到现在才明白蔡根的决心,死也要下去,

“灵门关?那可不是活人去的地方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