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分类

千层浪app下载

看到这意外一幕,弹幕在短暂失声后,全部都如井喷般的冒了出来。

“尼玛这帮人真能磨蹭!看得急死人了!能走的时候不走,废话一大堆,现在走不成了吧[吐血]”

“想骂芷静了,实验室的事什么时候不能说?非得那会说?小雨更离谱,一直心心念念想逃,终于有机会了还犹豫?哥哥早就死了,留下来他也不会复活,非得送人头!双墨池爱十羽,来救一个送一个,菲丽卡迟早有一天也给害死!”

“真的很烦这种有事没事瞎喷一通的啊,有上帝视角他们没有,知道待久了十羽会消失,他们不知道,事真搁身上又能做多好?

在他们的立场根本就没做错什么。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一个阵营的,不先把话说清楚,难道随便来个人就跟他走?

芷静的做法也没问题,她好几次都差点s了,现在菲雨要走了,以后就很难再见面了,不趁现在告诉她们,难道等她s了再说?小雨知道哥哥的事会犹豫也是人之常情吧,难道是掉头就走?”

“不是上帝视角的问题,这是常识问题啊,有点常识都知道不该在敌人地盘聊得没完没了吧?正派反派都是s于话多!”

“小雨犹豫——被喷矫情;毫不犹豫决定离开——被喷冷血;决定留下——被喷白瞎十羽来救。小雨才真是被们喷得连呼吸都是错误!”

“小雨太可怜了,看到希望之后又绝望,比一开始就没有希望更残忍[心碎][心碎]她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日界[流泪]好心疼她[流泪]”

“这就说明江雨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啊!任何想违抗命运的举动都注定是失败的[大笑]”

“江冽尘亲口说过不信命,事在人为,主子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十羽消失可能也不是坏事呀,可能他也去了双墨在的地方,去跟孤城抢珑儿了[斜眼笑]就是苦了小雨[小纠结]”

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

天昙内,水无念等人急忙转换视角,想着十羽这种情况该不会就是“被卷走”了吧?

结果转去的时候,又出现了类似上回的情况,视角仿佛中毒一般闪烁不已。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斥力?就好像这个空间极力要把他们推出去。

不同的是,那次他们是跟随池爱视角去的,没见到正主,却看到了双墨。这回跟随十羽视角过去,十羽也是没见着,却看见了池爱。

爱莉丝抱住了池也,这次是真正意义上抱住了。到底怎么回事?又没来得及看清楚,见证者们就又回到了菲雨那边。

每次过去都刚好看到个抱抱,迷惑?有网友表示心疼无魂刃,平时吃念夏的狗粮,到了神秘空间还要继续被虐,难怪他一开始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还有网友开玩笑说,没准神秘空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啊?说不定是个世外桃源呢,所以被卷过去的人都有心情谈爱了?

嫣然回星界,霄影回月界,晴蓝回风界,三人各回各阵营了,谁也想不到十羽就这样不知所踪,只剩下菲雨和芷静一起留在了日界。

神内时雨缩回了手,离开的希望终究还是没抓住。如果……如果她们没有犹豫就好了,或者,早些决定就好了……命运又一次在她们面前把希望生生地掐灭、揉碎,曙光才露却又乌云密布,又一次在分岔路口蒙上了一层灰影。

神内时雨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往菲丽卡怀中靠,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窗外的天。

风呼呼地吹着,卷起了叶子和云。上杉菲丽卡抱住时雨,让时雨倚在自己身边,温声安慰,念起了微笑咒语。神内时雨听到这句熟悉的咒语,轻声跟着念,眼角却还是湿了一片。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要我们留在这里,调查时泽哥的事。”待时雨冷静下来,上杉菲丽卡才吐出这句话。

窗外,黑夜沉沉,月亮却露出了皎洁的光芒。神内时雨点点头,仍旧靠着菲丽卡。

“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有一千个灿烂的太阳。”上杉菲丽卡念出一句诗,依稀记得它似乎来自故乡位面一个古老的国度,母亲曾反复地念诵,后来,也成了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句诗。她们姐妹曾听过的那些故事,读过那些的书,都成了她们滋养力量的源泉。

神内时雨抬起头,似是感受到了某种力量,递给菲丽卡一个安心的笑容。她们望向窗外,月光正明亮,镶嵌在窗外。双手合十,祈祷离开或留在这里的重要的人,平平安安。

她们没有看到,自己的心中,亮起了一道璀璨的光,像宝石的光芒又像星光——只有她们两个才能看见的光芒。

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神内时雨研究起了武器,上杉菲丽卡则是去看传送阵还能不能用,发现能用,不免舒了一口气,这就意味着时雨禁足期间,菲丽卡都能通过阵法较为自由地进出,来陪伴时雨。

有些江冽尘粉丝表现得比他本人还激动,他们气得不行,就是不让见菲丽卡,还天天见!在这里有的吃有的玩,到底是来禁足的还是来度假的?这还有惩罚的意义吗?

菲雨粉丝回怼,他不让见就不能见?他算老几!小雨做错了什么非得被惩罚?江冽尘作恶多端,他受惩罚了吗?

上杉菲丽卡告知了时雨关于自己的发现,也告诉时雨,自己今晚会留下来陪她,也会时常来看她。至于时雨,就没办法时不时出去了,万一她被外人发现竟没在禁足,让江冽尘知道了,或者江冽尘哪天一时兴起,自己到此处来,结果不见时雨,那就麻烦了。

神内时雨自是懂菲丽卡的顾虑,她们一起入睡前,时雨拿出了十羽给的尺八,恰巧她也想试试这根尺八,为菲丽卡吹奏一曲。

凌晨,一曲完毕,太阳尚未升起,月亮仍未沉没,一道倩影飘然出现。

墨千珑一袭蓝色长裙曳地,裙摆呈白色,其上飘带尾端皆有红色暗纹点缀。她沐浴于月光之下,映得其窈窕身姿看起来很是缥缈虚幻。

上杉菲丽卡只觉得自己恍若看到了月光女神。那般清丽脱俗,高贵冷艳的风姿,就像是仙境里的人儿一般。纵然她性子一向沉稳,毕竟还是年纪尚轻,此刻也不由为那惊心动魄的美丽暗暗折服。

神内时雨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内心却是波澜起伏,忍不住唤了出声:“珑姐姐,是么?”

她不敢相信,那就是多日未见的墨千珑,她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极其不真实,还是从尺八出来的?

上杉菲丽卡有听时雨说过墨千珑,她和墨孤城本应是来救小雨的,却一直下落不明,现下终于得见,却是自尺八出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神内时雨唤出“珑姐姐”时,现实盛则其全身都是一震,就像是有一道电流通过了他的身体,淡漠枯寂的双眼瞬间恢复亮色,猛地转身朝向了大屏幕。

他们的情况和外面的人不一样,外面的人想看视频,随时都可以回放,但他们这些在牢里的人,就只有看直播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就没了。就算被狱友发现他又在看节目,嘲笑他的出尔反尔,他也不想错过任何有珑儿在的镜头。

“千珑小姐!她的半魄原来在这里?”水无念知晓墨千珑魂魄不全,失了半魄,却始终不知在哪里,没想到竟在那根尺八之内!

“半魄?”无魂刃也忍不住将视线投来,“她在天昙出了什么事,导致魂魄缺失了?”

水无念解释道:“其实,魂魄缺少是在更早以前发生的事情,不是在这个世界出事的。”

难得不用充当百科全书的花半夏,也在旁追问道:“到底发生过什么?”

“这个……”说来话长,水无念也不知该如何说明是好。

此刻,墨千珑的身子飘浮在空中,顺着声音望向了神内时雨。她一双蓝眸,却仿佛没有情感般冰冷。

而她的声音,清寒得让神内时雨感到自己的房间温度都隐隐下降了几分:“是谁?”

神内时雨慌了,珑姐姐怎么就不认得自己了:“我……我是小雨,神内时雨,是的队友。怎么会不认识我?”

上杉菲丽卡见墨千珑似乎蹙眉认真回想了起来,试探道:“好,我是上杉菲丽卡,小雨的姐姐。请问,这是失忆了吗?”

思考片刻并无结果,眼前的二女对她不过是两个陌生人,墨千珑眉目无波,冷漠如昔:“没有印象。”

水无念向其他两人解释,半魄与本体的记忆并不同步,只有离开本体前的记忆,离体后似乎就一直沉睡在尺八里,到现在才因被小雨注入力量的吹奏,使得其重新出现,故此珑儿的半魄算是第一次遇上小雨,自然不晓得她是何人。

而且,魂掌情感,魄掌记忆,没有情感只有记忆的珑儿就会是这样。

不过显然菲雨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概念,直到墨千珑半魄看在时雨面上,好心为她们讲解了一番。

既然时雨和本体认识,能称她为珑姐姐,又被她唤作小雨,那关系应当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她看着像急得要哭出来似的,半魄尽管还是面无表情,声音却也没有太冷了。

墨千珑还告诉她们,尺八是以前任务达成后,作为奖励送到十羽那边的,自己为其铭纹过,却从未用过。小雨比自己更适合当它的主人。

“弓是作为任务奖励送到荆家的,我为其铭纹,却无人使过。菲丽卡显然更需要它。”

在墨千珑的见证下,尺八与弓都认主完成,短剑亦是如此。

不过短剑有名,弓及尺八还没名字呢。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神内时雨为尺八取名“清婉”,上杉菲丽卡给弓起名“月皎”。

菲雨都默契的没有向墨千珑求助,因为她们明白,只是半魄的话,能力有限,能维持形态就不容易了,实在是不太可能救她们出去。既然说来无用,就不要让她和她们一起烦恼了。

出于关切,上杉菲丽卡还特地询问,半魄要何时回归本体,时间拖长了会出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什么能滋养半魄的方法,环境也不好的话,半魄会消失是早晚的事。至于对本体的影响,大概是本体s亡后,会因缺失魂魄而无法转世。

而半魄要是在未消失前被击散导致破碎,那一旦本体出了什么事,需要半魄回归时,半魄却已经消散,那么本体基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灵魂本身很强大,却也很脆弱,生命不一样如此?坚强的时候真的很坚强,薄弱的时候真的又很薄弱,这亦是这个残酷世界的真实写照。

这里说的只是半魄的情况,缺少魂魄是那样,要是整个灵魂都出窍可就不同了,灵魂要是全灭,那没有灵魂的身体只会是一具空壳,与s人无异。

神内时雨听说后很担心墨千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连忙叮嘱半魄,平时没什么事的话,就在尺八里好好待着别出来。

半魄回话,自己一般也不会出现,这次是被时雨潜意识对珑儿的思念之力唤出来的。

或许,连时雨自己都没意识到,她演奏乐器时总会无意识施展音律魔法。

以前在风界,都是墨孤城暗中帮忙,化解演奏过后弥留在空中的魔力。而在云界,是尘十羽暗地帮忙化解的。现处日界,却无人帮忙化解,所以说半魄被魔力唤醒,就出现在她们面前了。

正因为有魔力融入其中,以致她的琴声对听者会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当然,这也不代表她至今为止的演奏全是靠魔法加成,她自身功底扎实,技艺精湛,弹奏出的乐曲本就是非常美妙的,只能说两者是相辅相成。

江冽尘初见她那晚,先是觉得她单纯乖巧,与众不同,从而生出兴趣,而后听她弹奏一曲,那天籁之音更是令他难忘。连他一个不爱音乐之人尚且如此,就更别提同样精研音律的佐佐木池也,每次与她合奏时所感受到的震撼了。

半魄么……礼堂中的墨孤城微微皱眉。现在珑儿不在身边,他既担心她的情况,想知道她究竟曾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会受到这种导致半魄离体的重伤害,另一方面,看着那飘浮半空的珑儿半魄,他总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若干年前,他也曾隐约感应到,似乎有某个魂魄一直在身边陪伴自己。它散发出的气息并不冰冷,反而是有种初生婴儿般的懵懂。它陪伴自己度过日复一日的修炼,和自己一起去认识这个世界,尽管它从不曾现身和自己说话,他却早已接纳了它的存在。

后来某一天,那个魂魄突然消失了。墨孤城有过短暂的怅然若失,好似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朋友。但那时他正忙于天宫门考核的最后阶段,也就没有在此事上过多费心。只希望魂魄是找到了属于它的平和,已经安然转世了。

如今看到半魄,那段久远的记忆忽然浮上心头,更令他惊异莫名的是,当初那陪伴自己的魂魄,它带来的感觉,竟然就隐隐有些像……珑儿?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