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分类

baoyutv在线观看免费

“原来是笑哥看……笑哥,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这种书多看无益。”

柳悄悄在淑妃怀中挣脱出来,一脸不争气地斥责眉千笑。

不,我说你也知道这种书多看无益啊!

连柳悄悄都莫名其妙倒伐他刀,眉千笑百口莫辩。无奈地瞪了一眼那一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神情的李梦瑶,心知自己摊上大事了。

见皇上和淑妃都开始将注意力放到柳悄悄怀中的书上,眉千笑连忙上前几步,把那书接过去,回身挡着书连忙就翻开几页。他先瞄一瞄,说不定柳悄悄的藏品中还是有一些正常小黄书,啊呸,正常的百合教科书呢。

翻开的第一页,竟然又是一张精美绝伦的水彩画。

画中一男子昂首挺胸,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坐在一张龙椅上不怒而威,相貌看起来颇有一种刚正不阿的帅气。

哇呜,这正是巧极了,主角之一的正主就在现场呢!要不要一会和他要个签名什么的?好激动,好刺激哦!

你他喵敢不敢不要乱来啊!疯了是吧!你把皇上画那么帅,啊呸,你把皇上画出来搞毛啊!

画中的皇上虽然看起来有三四十岁,但明显被美化了不少,竟然帅气十足,像足了小说里头正派主角的形象。

冷静,眉千笑,你现在一定要冷静。看这张图,皇上穿得正正常常,没露大腿没露肚脐眼,形象还端正,说不定,这是一本正常的赞颂皇上治世有为的好书!

再翻一页,一看到再一主角的图片,眉千笑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本果然是一本正常的关于赞颂朝廷的书啊!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第二页又是一张漂亮的图画,画中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男子,捧着一书卷,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专注在其中,让人说不出地敬仰。这家伙有点年纪了,连胡子都已经花白,身上穿着华美无比的朝服。一看人物署名,杨士奇。

哎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利制高点三朝元老左丞相杨士奇,年纪快八十了吧。看到这老丞相冒出来,眉千笑顿时心安,这次绝对是正常一点的书籍了。只不过为何那老丞相双眼明媚,朱唇润红,一双眉毛如细柳横飘,一双耳朵玲珑剔透如青瓷白玉?

嗯,一定是画师故意美化而至,艺术加工嘛,理解。

眉千笑总觉得这精美的画工拥有莫名吸引人的魔力,忍不住又翻了一页,观赏后续图文并茂的内容。

故事一开头就看到一白发苍苍但是明艳动人的左丞相杨士奇出现在皇宫大殿之中,步伐有力。但不知皇宫大殿之中哪来的妖风,竟把他的朝服吹得衣袂飘飘,更显得他光彩照人。

整个大殿中只有他一人在,他左右一看,淡淡叹了一口气,抱着怀里的一摞奏折走上帝位。看到宫殿内议事大殿的皇位桌前,还放着一大堆奏折,桌面上的奏折批了一半,欣慰又担心地笑了。

“杨丞相,私自上朕的高位乃是死罪,难道你仗着自己是三朝元老位高权重,就能不把朕放在眼里。”

一个森严霸道的男子从殿后翩翩走来,言语严厉肃正,带着一言能定天下事的威严感。

杨士奇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瘦弱的身躯为止一震,连忙转头,看向缓缓走来的金衣男子,倒头便拜:“拜见皇上!老臣无意冒犯,只是好奇使然,罪该万死!”

“哼……万死?以你擅闯的次数来说,何止万死!”

杨士奇身打了一个激灵,把头埋得更低,不敢抬头。

大殿中离奇安静,男子由远到近的脚步一步一声清晰可闻,仿佛每一步都重重落在杨士奇的心上,令其感到莫名焦躁。

“你以为朕不知道,每次早朝有重大事情的时候,你都会用你的人脉和身份买通內侍放你提前进来,偷偷上来朕的皇座旁,将提前写好计划和分析的奏折放在朕的桌子上,让朕提前胸有成竹应对任何危机……”

杨士奇大惊失色,没想到皇上竟然知道这一切!

他这个习惯是从皇上刚上任开始,他担心皇上年少,经验不足,面对大事会慌了手脚,这才提前给他做好计划和建议。这个习惯一放,便是十年,当年那年少轻狂的少年,现已成年富力强的贤明,而他杨士奇却依然保留着这个习惯,心心念念皇上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

但是今不如昔,皇上已经养成大器,哪还能接受他这般多事,干预他的政策。

是啊,皇上早已独当一面,已不需要他这老臣了,他还多费这事触动龙怒作甚?杨士奇苦笑,他其实心中早有答案。

正等着皇上龙颜大怒,却冷不防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抚上项颈,轻轻一抬,小巧的脑袋被那手捧起,正视那双眼炯炯有神的英俊男子。

“你这般多管闲事,就没想过被朕发现后,难逃一死?”

“老臣无惧一死,能侍奉皇上到独当一面,死而无憾!”

“好一个死而无憾……但你真的无憾吗?你舍得留朕一个人独活在世上,你舍得朕一个人面对朝廷万机,你舍得朕为了凡事愁出三千白丝?”

杨士奇仿佛一下子被皇上看穿了心事,又羞又怒,白皙的脸上浮出两道红霞。

“不,皇上,老臣不该对皇上百般呵护,让皇上误会……”

“误会什么?”

皇上力壮如牛,轻轻双手一提,就把纤瘦的杨士奇搂起,让他坐在桌子上。双手死死牵制住杨士奇的后背,让其无法挣脱。

“皇上,不可!老臣并没有越矩之心……”

杨士奇话没说完,“啪”的一声,杨士奇的官帽便被皇上挥手打掉,一头清澈的银丝如瀑布洒落。

“你没有越矩之心,但朕有……爱卿,没有你便没有当今名威天下的朕……朕一直苦于无法诉诸相思之情,但今日已不同往日,朕已有自信,让爱卿成为朕的人而不会受苦!”

“不,皇上,老臣已年老色虚……”

“你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朕?当年美冠九州之名的杨大美男,岂有色衰之说?”

皇上哈哈一笑,伸手扯下杨士奇的白须。那白须竟然轻轻一拔便扯下,露出让人惊艳难以回神的精美如画的五官,配上脸上红霞,让人垂涎若滴。

杨士奇羞涩地捂着脸,好似被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挣扎这要离去。

但皇上哪有那么轻易放走手中的美人,轻轻一拉,就把杨士奇按伏在桌子上,另一手随便一扯,杨士奇那身朝服便应势而落,露出光滑雪白如牛奶的美背。

面对不听话的美人,皇上俯身压上不让其乱动,一双有些粗糙的大手在其美背上游走,很快,杨士奇就只剩下娇叹连连的喘息声。

“不,至少不能在这里……一会百官上朝,怎么办……”杨士奇那双眼迷蒙,贝齿轻启情迷意乱的模样让皇上再也无法忍耐。

“放心,今日朕早就通知百官,今日不上早朝。朕今天只上……”

啪嗒。

眉千笑重重合上书本,走到窗户处抬头四十五度角看天,眼角有些泪花。

不知道自己成了霸道总攻那主角的皇上现在在后边问他手上的是什么书,说拿来让他瞧瞧……

眉千笑低头看了看手上那封面写着《朝堂之上超越君臣之情的秘密——皇上x左丞相》的书,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死定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