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分类

图标有个av的app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鬼界之人?”

叶天说着,决定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

毕竟此地是对方的地盘,若是打不过还可以叫人,而自己玖儿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到头来双拳难敌四腿,又无处可躲,没有折损在外面的黑衣人手中反倒是落在了此地,那可不妙。

“你若不是鬼界之人,为何浑身散发出来的是一阵阴魂气息?”

那人戏谑地看着叶天,似乎异常喜欢这种将猎物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手段。

“现在呢?”

叶天说话间,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由原来符文所散发出来的阴魂之力转化成了浓郁的灵气。

而那人首蛇身的家伙在感受到叶天散发出一阵强烈灵犀的时候,尤为感到意外。

他不过是想在对方死前逗弄一番对方罢了,不曾想对方竟然真就爆发出了一阵灵气,让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为何会有我族的气息?你们这一群卑劣的鬼族之人到底做了什么?”

那人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脉被侮辱,有些失态地大喊道,眼神恐怖,看着叶天,似乎下一口就要将对方吞噬到自己腹中。

可是若是换做先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但是叶天如今散发出来这阵熟悉的气息,令他有些忌惮。

爱情海边纪夏浮梦

“我要去见你们的大祭司,我有事要跟他商量,最好快些许,倘若事情被耽搁了,你一个小喽啰可担待不起。”

叶天说着眼神冷漠的看着对方,等待对方做出抉择。

装腔作势对他来说可是拿手好戏。

而后者紧盯着叶天,咬牙之间,做出了决定。

“跟我来!”

一想到大祭祀在族群之中的地位,原本发狠的他瞬间软了下来,要是对方真有要是找寻大祭司被自己耽误的话,那到时候自己恐怕会生不如死。

叶天微微一笑,带着玖儿跟着上去。

二人在他的带领之下穿过了一片乱石嶙峋的山岗,而后再钻过来一处短短的山洞,等到过了洞口之处,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桃花林。

而那桃花林之中,屋舍俨然,来来往往的有不少,从面容上就可以瞧清高矮胖瘦,年龄大小地蛇尾人。

原本见到引路那人回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身后的叶天却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为了避免没必要的误会,叶天直接将自己的灵力散发出来,偏偏却因为如此,更多人围了上来。

他们从未见过除自己以外的族群,散发出了与自己同样的气息。

玖儿有些紧张,被这些从未见过的人给围住,又贴近了几分叶天。

“大祭司现在何处?”

那领路之人随意抓到一个人就问道。

“他既是现在就在祭坛之中,你若是要带着两个祭品过去的话,那就去吧。”

那人看了一眼叶天在看了一眼玖儿,表情有些怪异。

领路之人点点头,直接示意叶天二人跟上来,而后他们就穿过了漫长的桃花岭,来到了一处河流之畔。

在这河流的旁边,有一处叶天从未见过的小型祭坛。

虽然是小型祭坛,虽然他从未见过,但他依旧能够看出这祭坛的作用应当是用来传送,并且这传送每一次应当只能一两个人。

而在那祭坛的前面,有一位人首蛇身的女子,观其面容有些年轻貌美,但是满脸都写满了冰冷二字,写满了生人勿近。

“这两个就是你带回来的极品吗?怎么有个不太一样?”

那位所谓的大祭司也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叶天,后者所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灵气令她感到舒适。

“回禀大祭祀,他自称并非是鬼界之人小的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抉择,于是将他带来觐见祭祀,让您出个主意。”

那人低垂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

“如今开启祭坛的话还需要不少的祭品……”

“大祭司,不知您可知晓女娲?”

在他二人还在对话的时候,叶天忽而插嘴道,问了那么一句没头没脑的问题。

可是此言一出,只见他大祭祀的脸色陡然一变,但是另一位李璐的人首蛇身之人却并没有太多变化,有些狐疑地望了一眼叶天。

“你方才说什么?”

大祭司似乎没有听清叶天所说之言,看着后者的眼睛,要求对方再说一遍。

“我想问问大祭祀,你们族群究竟和女娲有何关系?亦或者与伏羲氏有关?”

叶天原先不过抱着试探的念头,想要试试看,可是见到如今对方如此模样,就坚定了心中的猜想,必然是与传说中的女娲有关。

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女娲到底又是为何与这鬼界产生了关联?

“看来你确实并非是此界的人。”

大祭司有些别具意味地看了一眼叶天,然后就吩咐那领路之人将玖儿先带下去,并表示自己有些事情需要和叶天私聊。

后者自然没有意见,甚至还好言安慰到玖儿,让对方先下去,等自己片刻。

玖儿虽然有些不愿,但是如今情势逼人,似乎没有他选择的余地,也只好跟随着的领路之人走了。

一时间整个河流之畔就只剩下叶天与大祭司二人。

“你到底是哪里来人?天宫?还是地府?我们女娲以卖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了,留守在此地看守已经数万年,留在此地的那么多年里,也从未让一个鬼界的生灵踏入这片净土。”

在闲杂人等离开之后,大祭司就似乎汇报工作一般向着叶天说道。

“可能让祭祀有些失望了,在下并非来自天宫,也并非来自阁下所说的地府,在下……来自人间。”

叶天说道。

而那大祭祀脸色如常,只是多看了他两眼。

“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你身上的气息做不得假,说散发出来的甚至还要比我们浓郁几分。我们已经在此地停留太长的时间,就快要被此界给同化了,在每过一段时间里,也只有依靠祭祀来获取庞大的灵气,冲刷我们自身,为我们保留现在的身份,但是连我也不知晓这个方法究竟还能支撑多久……”

大祭司说着,忽而流露出一幕伤感之意,若是平时在同族人的眼中,他可不会如此,只是忽而出现了叶天这个“外人”,似乎可以难得的宣泄一下情绪。

“你们一族在这里留守多久了?”

叶天顺着对方的话问道。

“多久?”

大祭司有些狐疑地望了叶天一眼。

“自从有这十万大山开始,我族就一直留在这里。先前本来这所有山脉都是归我族所有,但是不曾想后来的鬼界土著忽而之间崛起了,将大部分的地盘都拿了去,只留下那么一小片中心地点被我们保守着,因为这里还残留有不少当初大战所遗留下来的阵法。”

“大战?当初你们还与这鬼界的土著大战过一番吗?”

叶天问道。

“你似乎不是此界的人?我是说……你并非此界其他同属灵族之人。”

大祭司忽而道。

“人间并不属于此界,他在另一个灵气盎然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面没有阴魂之力,只有灵气,而我只是突发了些许状况,不小心来到这里,现在正找寻规矩之路。”

叶天解释着,那大祭司却似乎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话题连眼睛都看直了。

“你的意思是你并非是来自其他的族群,而是来自于其他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面灵气盎然,并没有阴魂之力侵蚀你的身体?”

大祭司语气之间有些欣然之意。

她曾经在无数个夜空里想着要如何才能够阻止这阴魂之力对他们族群不断的侵蚀,他并不想要被此界同化,他想要继续保持体内的灵力,拥有她高贵的身份,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所谓的鬼界土著都是低人一等的存在,只配用来当做祭祀的祭品。

而在此界待了漫长的岁月之后,她竟然快要被此界同化成鬼界之人,这比死还难受。

“准确来说,除了我们那个世界之外,还有许多的世界都是充满灵气的,只不过鬼界身为众多世界的阴面,它还并没有拥有灵气,只是拥有阴魂之力,因为他本就不属于我们,而是属于这一片亡魂。”

“我们也并不想待在这里,我们只是被迫看守在这儿的信徒,但是现在我们的信仰束缚着我们,让我们无法离去,无法继续保持我们高贵的身份……但是我实在不想留守在这里了,我想要离开,想要去到你的世界!”

大祭祀越说后面越有些神色飞扬,她甚至抓住叶天的衣领,气息直接喷涌到叶天的面庞。

“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你们族群的祖先是不是女娲?”

叶天问道。

而那位大祭司有些落寞的松开了叶天的衣领。

“就算我们的祖先是神又如何?到头来我们还不是因为要看守他的尸体,而留在此地不知多少万年,可是即便如此,又有多少回应呢……”

Tagged